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左书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6年12月24日  

2016-12-24 23:53:35|  分类: 藏书刻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●高唐齊音二卷
清吳連周撰。連周字荆圃,號柳塘,又號菊農,章丘人,嘉慶十八年拔貢,著有《帚金集》、《高唐齊音》等。是書為辨證《章丘縣志》而作,分山水、古跡、金石、人物、軼事五門,逐條考論。仿王象春《齊音》體例,每事首題七言絕句,詩後繼以考辯。馬國翰序云:“鞠農先生博學工文,慨然以訂古為己任,暇日搜羅群籍,兼訪故老舊聞,著《高唐齊音》百首,以補志乘之缺。書以酈道元《水經注》、《樂史》、《太平寰宇志》、于欽《齊乘》為經,他書百餘種為緯,題句於前,而附辨論於後,則《讀史吟》、《評南宋雜事詩》之規例也。詞語搴新摘豔,在昌谷、義山之間。”有山東省圖書館等藏清道光二十一年灌蔬園初刻本,光緒二十七年承繼堂重刻本。
 

高唐齊音序
章邱為濟南巨邑,舊有《志》,頗踈略舛乖。或倒置方隅,或參差里數,或當採而遺失,或當刪而濫入,不可謂非稽古者之憾事也。鞠農先生,邑中知名士,博學工文,慨然以訂古為己任,暇日蒐羅羣籍,兼訪故老舊聞,著《高唐齊音》百首,以補志乘之缺。書以酈道元《水經注》、樂史《太平寰宇志》、于欽《齊乘》為經,他書百餘種為緯,題句於前而附辨論於後,則《讀史吟評》、《南宋雜事詩》之規例也。取多而用宏,體大而思精。而詞語尤搴新摘艷,在昌谷、義山之間。洵藝林不朽之盛業,可以當古之立言者矣。余與星垣李君善,因星垣識先生。丙戌夏,先生出是編屬余序。余本亦章人,自先曾祖遷居歷下,已閱四世,隸章籍者猶有緦免之親。今讀是編,山川風物之盛,如在目前,恍置身桑梓間,恭敬之心不覺油油然起。以此序先生詩,後之覽者,當知所論定焉。道光六年重九前二日古譚馬國翰詞溪拜撰。
  
徵聞見啓
夫應劭博覽,二濟猶踈;酈氏贍聞,九河弗注。況乎跼蹐方域之內,吚唔一卷之經,而欲高談地勝,使如掌中見果,指上分螺,戛乎難已。蓋自秦漢郡邑竄易於新莽,僑遷於五代,厥後每有建置,動襲古名,實非初地。謭者不察,泥厥耳食,扣槃捫燭,亡而為有。是以淄有土鼓,歷有臺平,濟陽而有姑山,臨邑而有泲水,踵訛沿謬,不可枚舉。吾章邑乘曾陽九於一腐生之手,《志》序云:“尔夫山氏跖矣,而並傳奸雄;水混漯矣,而不聞楊緒。城則牽樂安而遺土鼓,祠則畧巨跡而著神龍。而且金石闕如,枕函少麒麟之字;亭臺寂若,江上迷翡翠之堂。”此其乖舛簡陋,誠有如志序所云者。足不百里,家無素書,每覽邑乘所載,揆時度地,牴牾頗多。爰即管見所窺,畧為訂正,綴以韻語,僭曰《齊音》。檮昧之譏,不待問世而知矣。惟望同志諸君子,糾其過失,匡所不逮,亥步而眎以指南,庚函則規其從朔。正如趙商難禮,條分五服之方;景伯受詩,指點七州之地。則郢人五斵,原無傷鼻之嫌;而薛氏一編,匪獨釣詩之餌矣。道光癸卯端陽後一日,邑人吳連周拜啓。
 

濟郡名都,朝陽故地。占天分寶瓶之野,繪雲有福地之山。峰抱玉環,川縈錦帶。標小江南之目,得月二分;訪古齊右之鄉,留煙幾點。鶯晨燕夕,宜記歲時;玉價珠聲,類多耆舊。遠則稽之舊志,近亦可考土風。然而攄古懷於千載,芸簡多磨;咨新語於百年,蘭言易歇。閱人成世,姓字或等於秋胡;益地無圖,山川且付之夏有。不有作者,其胡稽焉?菊農夙工韻語,雅負史才。龍威探未見之書,獺祭陳等身之牘。抱瑯嬛之夙契,寄桑梓之深情。不榮古以陋今,芻蕘留雨;無貴耳而賤目,蓑笠踏煙。看山則落葉一身,讀碑而苔花兩袖。見聞既博,牴牾亦多。藏同器之薰蕕,雌黃幾字;起撑腸之蠻觸,别白一尊。迄夫胸有成竹,目無全牛。吮金銀竹之彩毫,續松柏桐之斷句。瀉二十八珠之絡繹,金石聲傳;結四千餘載之因緣,蘭蘺調古。百篇立就,而風水成文;七字吟成,而雲山皆響。謂之吳語,詰屈無誚於乃訇;標曰《齊音》,舒緩略等諸乎爾。曩者余有《繡江竹枝》之作,偶寄興於歌謠,未留心於考據。今菊農援古證今,以詩作史,出小技於曹、劉,留吾鄉之杞、宋。乃知君真健者,僕乃散才。班固之葫蘆寶諸,君苗之筆硯焚矣。惟是曲傳海上,無取獨絃;歌豔郢中,亦須同調。我鄉鴻博之彥,豹斑之才,或注古老儒,或請纓髫俊,或家藏乎載籍,或耳熟於傳聞。高挹風騷,才分一石;偶書花葉,字亦千金。均蘭臭之可通,幸苔岑其共託。余之責也,同茲風雨之心;國有人焉,難謝網羅之任。伏願家摛古豔,人出清裁,繼辨口於龍雕,解古詩之魚育。招隱則幽尋白兔,吟秋亦瘦到黃花。一字之珍,各抒其特見;數年之後,可彙為成書。將使日月斬新,山川重麗。續朝華於先哲,啟夕秀於後來。則梓里之美談,菊農所厚望也。峰東日旭,佇聽鳴鳳之音;海右風清,請和綿駒之曲。道光癸未四月八日,緑原李廷棨拜撰。
  
自序
是編為辨證邑志而作也。前閱舊志,多所牴牾。及見康孟宗先生《古蹟考》,服其精博。後摭拾羣書,凡見聞所及,有資於邑志之考据者,輒錄之。積時既久,合山水、古蹟、金石、人物、軼事,得一百二十餘條,題七言於前,而錄其說於後,妄顏之曰《高唐齊音》。楊滙葊易之為《朝陽襍詠》,集既成,亦棄敝帚矣。歲丙申,值邑修志,余適以依李戟門在新昌,寄是編來,多所錄取。越四年庚子,孟劍農好義,乃糾合同人,思以菑梨棗。余不獲辞,廼更加檢閱,大抵志詳者畧之,志畧者詳之,志仍踵訛者尤詳之。以仍取《齊音》舊名,刪去二十餘首,竊附王季木百首之數,不自知其僭也。吁!有成與虧,昭文之鼓琴也。是編出,未知笑者幾何?然得使博雅君子藉此駁正,愈駁正乃愈詳明,則其笑我也,其教我也夫!道光二十年六月二日,吳連周書。
 
後序
鞠農先生性嗜古,耽吟詠,遇山水勝蹟,輒載諸筆。道光甲午館余家,得共晨夕,因出《朝陽雜詠》一卷示余。披覽之餘,竊疑先生具鎔經鑄史之才,雨驟風馳之筆,何不即著吾章《古蹟考》,而顧以詠為?既反復耽玩,始知先生慮事深,而其用心獨苦。蓋人情去棼就理,畏繁樂簡,邑中故蹟載在《水經注》及《齊記》、《齊乘》諸書者,有得有失,往往習焉不察。即悉為釐正,又苦於記誦之難,記之三不啻忘之七也。先生是詠,聯成七字,既言簡而意該;按就宮商,亦怡情而悅口;就所詠,可以記所考。洵稽古之良方,發蒙之祕訣也。余雒誦之,不忍釋手,因贅數言,以明管窺之見云。西錦川愚弟高汝梅夢巖氏拜撰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門人高赤城 即霞 校授梓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