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左书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东古代著述略说  

2016-12-25 17:16:27|  分类: 随笔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余自2000年起致力于山左先哲著述之搜集整理,初以点校《山东通志·艺文志》,手录《山东文献书目》,并参稽其他文献,举凡公私簿录所载、史传文集所涉,悉皆笔而记之,以成乡邦文献之长编也。然积久渐盈,杂而无序,检视茫然,往往不知所措。未几,幸识滕州杜泽逊师,从游数载,始略知版本目录之学。得先生指画,即以《山东通志·艺文志》为本,正其讹误,补其脱漏,标注其存藏,撰为《山东通志艺文志订补》(以下简称《订补》)一书。其间复随先生纂集《山东文献集成》、《清人著述总目》,心摹手追,获益实非浅鲜。今《订补》已杀青书,付梓在即。兹以十数年来目耕笔掇之浅识,聊述山东文献之梗概,就教于方家,祈四方师友勿吝赐教。

 

(一)

《山东通志·艺文志》(以下简称《通志·艺文》)纂于清末民初,著录山东著述一万二千馀种,[]历百馀年,迄无逾之者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王绍曾先生撰成《山东文献书目》,所录五千七百馀部率为存世之书,[]每书揭示其版本及收藏,颇便寻检,顾未足以通觇一省著作之全貌。今余所撰《订补》,取二家之长,著录图书两万馀种,视《通志·艺文》原本不啻倍之;其存世之书标注版本、收藏及出处,较《山东文献书目》亦略称详备。惟《通志·艺文》之分类墨守四部陈规,图书归属,多有疏失,更有类例不明、详略失当者。《订补》依类增补,随目标注,亦不免甲乙杂厕,部居难谐。然典型具在,依旧式考订增补,既不没前贤荜路之功,亦可考较各家短长,是《订补》有以循规更进,绰有可观也。

[]

 

表一所列,前者为《通志·艺文》原书著录之条目,后者为《订补》合计之目。依表中《通志·艺文》原本所收条目,明代之书多于前此历代之总和,清代之书又多于前代之总和。以子部儒家类为例,明代之前共41条,明代65条,清代126条(见表二),其各代数量之比,略与全书合符。析分各书著录来源,概可归为四类:其一,方志(旧通志、府志、州志、县志、乡土志、采访册等);其二,史志、书目(《汉书·艺文志》、《隋书·经籍志》、《四库总目》、《经义考》、《传是楼书目》等);其三,史传、诗文集(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晋书》《元史》本传、《阙里文献考》、《山左诗钞》、《蒿庵集》等);其四,本书(周永年《先正读书诀》、王筠《弟子职正音》、杨以增《礼理篇》、李廷槐《集义编》等,多据刊本著录,提要稍详)。

征引书目类别

明以前

合计

方志

1

51

84

136

史志、书目

27

7

13

47

史传、诗文集

13

6

17

36

本书

 

1

12

13

总计

41

65

126

232

(表二:《山东通志·艺文》子部儒家类著录图书来源统计表)

由表二所示各条之征引,可见其突显者有两端:一是方志,一是本书。综观《通志·艺文》及《订补》引书来源,则知明清著作数目之递增,在于方志著录之渐广。明代之前,山东方志存者惟《齐乘》一书,而《齐乘》不载乡人著述。至弘治间《泰安州志》、《章丘县志》刊行,其后方志叠出,至清末民初《山东通志》纂修之时,山东各府州县均有官修志书,流传至今者达497种(其中明代76种,清代421种)。[]明代方志,已启人物志记载著述之端。有清一代著录尤详,至有专设经籍一门以收土著著作者,是以数量较前代益富。《山东通志》之编辑,以所属府州县志为基础,实为理所当然。此《通志·艺文》据各地方志著录乡贤著述之大端。至于据本书著录者,盖十之八九为已刊行世之书,亦明清以来刻书业日趋发达之体现。

表一所示《订补》之书,明代之书亦多于前此历代之总和,清代之书则三倍于历代之书有馀。其尤显者为清代图书之激增。究其根源,荦荦大者,亦有两端焉:其一,方志之拾遗补缺。《通志·艺文》采辑方志,固以其时业已纂成刊行之书为主。惟各地志书纂修时间不一,有自乾隆间纂修之后未再续修者,如历城、博山、濰縣、平原、齐河、济阳等县;有止于道光者,如章丘、招远、城武、巨野等县;清代山东10110州县,纂成于光宣年间者仅58种(不含乡土志),[]则几于近半之州县,咸同以来之著作,概付阙如。今《订补》钩稽民国之续志,又增益原书征引志书之疏漏,[]于二百种晚近山东方志爬梳一过,故能补阙拾遗,蔚为大国。其二,存世之书较为详备。此固得益于近代以来图书馆事业之发达与各家馆藏目录之揭示。先有《山东文献书目》之系统著录,为《订补》标注存世著作之版本,培根筑基;复有济南、青岛、烟台、潍坊、山东大学、山东师大等馆藏目录陆续出版,《中国家谱总目》、《古籍普查名录》、《中国古籍总目》相继推出,助其勘订补亡。其尤可称述者,吾师杜泽逊先生主持《清人著述总目》一书,网罗数百种公私书目,考较异同,明辨是非,辟史志目录之蹊径,成一代文献之巨观。此书迥异于其他史志目录者,尤在于著者前冠以里籍,存世之书注明版本、收藏者及出处;至于类目之设置、条目之分合、考订之详明、去取之审慎,则非深于此道者,莫能窥其堂奥。即以撰者标注籍贯而论,其有裨于地方文献之整理研究,曷有穷哉。余幸预斯役,故能随得随录,渐积渐富,于清代山东文献之增补,获益良多。

 

(二)

明代以前之山东学术,广为世人称道者,首在先秦,儒墨兵医,圣贤叠出。汉兴,经学大师多出于齐鲁间。东汉之季,郑玄遍通群经,集其大成,又旁通图算、星历、律令、纬候,郑氏之学遂成显学。自王肃攻郑,而说经之门户遂分。然魏晋六朝间,北方学者犹多宗郑氏焉。金元以降,程朱理学渐於海岱之际,于是宋学盛而汉学微,即郑氏之书,已颇多散亡矣。齐鲁之文学,自汉以来,作者众矣。若孔北海、徐伟长、左太冲、鲍明远诸集,虽残篇零帙,仍有传诵弗衰者。若郑康成《诫子》之书,诸葛亮《出师》之表,颜真卿《劝学》之诗,辛弃疾《元夕》之词,所以竟古不朽,自有得于诗文之外者。而乃当时家弦户诵,严霜烈日,炳耀千秋,今日求其安石碎金不可得者,又岂少哉!至于子史百家之学,如臧荣绪之《后汉书》,房玄龄之《管子注》,诸葛用兵之法,吕才拨沙之术,传世行远者,亦往往十不能一二。盖年远代湮,天灾人祸,书之可传而不传,与夫不足传而幸存者,岂有数乎其间耶?然总而言之,明以前之文献,或传或不传,约略可知;其难以稽核者,尤在明清兩代也。

南宋金元之时,山东社会游移动荡,编氓居无定所。至明初政治清平,百姓始得休养生息。[]按《明史?选举志》,洪武元年,征天下贤材至京授以守令,又遣使分行天下访求贤才。至六年遂罢科举,别令有司察举贤才,而各省贡生亦由太学以进。于是罢科举者十年,至十七年始复行科举,而荐举之法并行不废。永乐之后,科举日重,荐举日轻,能文之士率由场屋进以为荣。于是研经习艺,揣摩攻苦,科途捷获者,必有得于作文论议之旨;屡踬棘闱之士,亦有肆力于著述,藉立言以传世者。繇是著述渐富。考《山东通志·进士表》,有明一代山东进士1845人,举人6839人。而《通志·艺文》所载明人著述1791条,著者1014人,其中洪武间举人才者1人,进士436(内元进士1),举人170(内武举人1),诸生308人,妇女5人,其它为不著出身者。两相比较,由科举发身而有著作者,进士比例最高(约24%),举人次之(约2.5%),诸生之比当远低于举人。[]依其时之先后为序,以元进士李思迪《海滨子集》、洪武初人才淳于亨《省身记》及《自训篇》最为早;次为永乐戊子举人孔谔《中庸补注》、永乐乙未进士许彬《东鲁先生文集》、永乐庚子举人成功《登庸录》、永乐中贡生刘翔《诗集》;再次则正统以后,至成化、弘治而渐富,嘉靖、万历而最盛。惜成化以前之书,存者无几,若毛纪(成化丁未进士)《辞荣录》、《密勿稿》、《鳌峰类稿》、《联句私抄》,[]则存世之中较早者也。兹以集部为例,略举存世文献之梗概:弘、正间,“前七子”有边华泉,其诗纤丽飘逸,实开神韵清隽之渐,为一邑风雅所宗。嘉、隆间,“后七子”有李攀龙、谢榛,李攀龙为一代宗工巨匠,主盟文坛二十馀年。又有“嘉靖八才子”之李开先,诗文之外,尤长于戏曲,罢官回乡后创立词社,作散曲杂剧独多,擅名于时。此四人著作,边贡《华泉集》、李攀龙《沧溟集》、谢榛《四溟集》均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李开先《中麓集》入《存目》,今俱有点校整理本。其他颇具影响者,如殷士儋《金舆山房稿》、于慎行《谷城山馆诗文集》、邢侗《来禽馆集》、钟羽正《崇雅堂集》,及临朐冯氏、德平葛氏、新城王氏诸集,多见于《四库存目丛书》、《续修四库全书》诸丛编,迄未见今人整理刊行。《山东文献集成》影印明人著作50余种,多系稿本、抄本,如黄祯《耘石诗稿》不分卷(稿本),王克笃《适暮稿》一卷(清嘉慶二十一年安丘王志超钞本),周若水《松涛诗稿》四卷(稿本),刘一相《燕喜堂集》十五卷(清初钞本),王雅量《长馨轩集》一卷(旧钞本),蓝田《蓝侍御集》二卷(稿本),徐标《小筑迩言》八卷《附》一卷《徐公经济录》一卷(清钞本),张梦鲤《交绣阁诗草》四卷(清乾隆六十年钞本),王悦《南游录》三卷(旧钞本),王象春《问山亭诗》十八卷(清康熙树音堂钞本)、《问山亭诗拾遗》一卷(王祖昌辑,清钞本),毛纪《海庙集》四卷(清康熙六十年毛霦钞本),冯琦《海岱会集》十二卷(民国山东省立图书馆钞本),毕木《黄发翁全集》四卷《黄发翁戏笔》一卷(清钞本),毕自严《石隐园诗草》一卷附《石隐园题咏》一卷《石隐园杂咏》一卷(民国十四年毕柱承钞本)、《白阳毕公自严遗迹》一卷(稿本)、《毕自严遗稿》一卷(明末钞本),王教《秋澄诗集》一卷(明钞本);亦不乏稀见之刻本(如郭宗皋《郭康介公遗集》二卷,清光绪元年日照丁守存刻本)、石印本(如姜垓《流览堂残稿》六卷《附录》一卷,清宣统二年莱阳通兴石印馆石印本)。惟《集成》影印者,皆藏于济南诸文献收藏单位;其散见于外地之书亦复不少,未能收录,尚有待于后来也。此明代集部之大概,其他各部之书,率多类此。

清代考据之学兴盛,二百馀年来,老师宿儒之研求经史,文人骚客之驰聘词章,其所著实足继夫前人。即以济南府而言,如张尔岐、马骕之奧博精深,王士禛、蒲松龄之淹洽华瞻,周永年、马国翰之宏通融贯,久为宇内所推崇。他如安丘张氏、曹氏,栖霞郝氏、牟氏,曲阜孔氏、颜氏,高密李氏、单氏,武定李氏,福山王氏,其衿缨相续、世继缥缃者,固亦指不胜屈。至于零简散帙,及撰者不为人熟知者,亦在在为先辈精力所萃,未可以忽之也。然清代文献数量远胜前代,搜集目录殊非易易,又各收藏单位著录现状不一,普通古籍编有书目者为数不多,即令《中国古籍总目》、《清人著述总目》,亦远未揭示殆尽也。今全国有普查古籍之举,或将有以踵事增华,愈臻完善也。

山东素称文献之邦,究心乡邦文献肆力搜求者代不乏人,然倾公家之力而为之者,自民国王献唐以来,盖无闻焉。《山东文献集成》作为古籍整理项目,历时五年,能使千馀种稀见古书化身千百,广为流传,其有功于学林,固非浅鲜;而其殊为可憾者,情随事迁,意缘境移,以课题所限而不能持续也。愚以为,或可仿旧时中州文献征辑处之式,于山东省图书馆或山东大学设一机构,专事搜集整理古賢罕傳文献。古人每遇奇书,往往多方购求,购之不得,辄手自摹录,或倩工抄写,以留其副。今则器利用便,或扫描,或拍照,事简而功茂。果能倾十数年之力,俾山左先哲遗书尽萃于斯,以俟后之能读者,其典守播扬之功,固足以与前贤之书同不朽矣。

 

 



[] 《山东通志》二百卷,其卷一百二十七至一百四十六为《艺文志》,按经史子集提纲列目,共列目一万七百六十四条,著录图书一万二千六百余种。

[] 该书《编例》略云:凡存有刻本、稿本、抄本者均在收录之例。又(光绪)《山东通志·艺文志》明确记载曾有刻本者,唐以前山东先贤著述已亡佚而后人有辑本者,概行收录。惟以地方志已见《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》,故不再登录。

[] 表中《订补》之条目,为新近统计者。虽书稿尚未最终写定,日后或有所变更,然或出或入,不致相去甚远。

[] 据山东省图书馆编《山东省地方志联合目录》(中国文联出版社20056月版),现存山东古代志书,除《齐乘》外,均为明代以后所修。按:此两项统计数字源于笔者编辑原稿之电子表格,尚未与成书逐一核对。又此《联目》脱漏者尚复不少,亦有待他日增补。

[] 乡土志今存者65种,《通志·艺文》采录者仅平度、东阿、安丘、平阴、观城、济宁、临淄、诸城、潍县、临朐、堂邑、昌乐、淄川13种。又乡土志为简明通览之书,其乡人著作往往仅于人物传中胪举一二知名者,较之通行志书,颇为疏略,不过补苴罣漏,聊胜于无耳。

[] 有清末纂修而未经引用者,如《三续淄川县志》;有本传、艺文详略不一,录此失彼者;有著作附于科举表,而摘录偶失者;亦有原书体例所限,不加收录者(如制艺之属)。

[] 考山东现存各姓家谱,其始祖自明初迁来者十居其九,可见金元时期户丁稀少之一斑。又以方志人物传证之,多数地区明代以前寥寥数人,且俱来源于正史,有事迹可传者,盖自明永乐以后记载渐多。

[]《通志》不载贡生,府州县《志》载之,以其人多,不能以数计也。

[] 此四种书,均有《四库存目丛书》影印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